这个数字引起全国关注

这个数字引起全国关注。“十年撤点并校后,我国的小学生辍学率倒退回十年前?”2012年11月,这个数字引起全国关注。它来自于21世纪教育研究院的《农村教育布局调整十年评价报告》。教育部随即澄清,近年来…

十年撤点并校后,我国的小学生辍学率倒退回十年前?2012年11月,这个数字引起全国关注。

它来自于21世纪教育研究院的《农村教育布局调整十年评价报告》。教育部随即澄清,近年来城镇化人口流动性不断增强,学者使用原有的辍学率计算方法,得出数据并不准确。但过度撤点并校的后遗症,已引起教育界忧思。本报2012年12月28日见报的《中国式撤点并校大凉山样本调查》,报道大凉山的农村教育格局已被完全改变。

十年中国式撤点并校后,是否会走上恢复村小之路?我国农村的教育格局又该走向何方?对此,中国青年报记者继续深度探访。

这个数字引起全国关注。这个数字引起全国关注。辍学之痛:新的历史高峰期

在甘肃省平凉市泾川县荔堡镇,张博老师发现,农村的学生越来越少了。

荔堡镇共有18所小学,2000多名学生,大约每年都会少50个孩子。越来越多的孩子从村小流向中心小学,大都是因为农村父母的要求。

这个数字引起全国关注。这几年来,小规模的农村学校陆续消亡。今年秋天,荔堡镇一所村小的报名效果不理想,开学后家长看到学生太少,于是带自己的孩子转学,顿时人走了个精光。随后,这所学校就被撤掉了。

这个数字引起全国关注。21世纪教育研究院的《农村教育布局调整十年评价报告》统计,2000年到2010年,在我国农村,平均每一天就要消失63所小学、30个教学点、3所初中,几乎每过1小时,就要消失4所农村学校。

学者发现,这一速度,已经远超过了农村学生减少的速度。据东北师范大学农村教育研究所刘善槐研究,2000年至2005年学生数量的减少比例均小于4%,从2006年至今,这一比例已经小于3%。

但学校的减少幅度却没有随之缓和。刘善槐说,从2000年开始,我国每年小学学校数量的减少比例均超过6%。

刘善槐的话,一针见血。在学龄人口的地理分布基本没变的前提下,只要学校减少的速度一直大于学生减少的速度,上学的距离持续增加,寄宿制学校建设未能及时跟上,辍学率剧增的临界点必然会出现。

据中国教育学会农村教育分会理事长、河北省教育厅原巡视员韩清林调研,这个临界点出现在2008年。

从那一年开始,全国小学辍学率出现大幅度回升。

韩清林历数,1991年,全国小学辍学生303.23万人、辍学率24.77;此后辍学率逐年下降。到2000年,辍学生减少到62万人,辍学率降到4.58。但2008年辍学人数回升到63.25万人,2009年92.64万人,2010年82.83万人,2011年88.33万人,年辍学率分别为5.99、8.97、8.22、8.89,与1997年至1999年的辍学水平大体相当。

我国小学辍学率有没有大幅度反弹?是否回到十年前的水平?

教育部有关负责人11月23日答记者问时表示,10多年来,小学生辍学率都没有高于1%的国家控制线,特别是近年来,小学五年巩固率一直比较稳定,说明我国小学控辍保学的措施是成功的。但由于我国学生基数较大,辍学问题仍需得到长期关注。

在这其间,小学低年级成了辍学的主体。韩清林研究发现,2008年、2009年和2010年,小学一到三年级的辍学率分别占辍学生总数的86.8%、73.7%和89.9%。这成为了新一个历史高峰期。

因为农村撤并的主要是村小和教学点,它们恰恰在交通最不便的地方,对小学低年级学生的影响是最大的。刘善槐说,低年级学生年龄小,他们无法忍受长时间的徒步上学,也没有足够的能力应对路途中的安全隐患。一旦上学距离超出了一定的范围,而学校的宿舍建设与管理未能跟上,家长往往会让其辍学,直到其年龄能够承受该距离,才可能让其重新回到学校。

走读之伤

伟德体育官方网站,大规模撤点并校,导致农村学生家庭距离学校变远,各种不规范的土校车应运而生。校车事故连年频发,不断夺走年幼的生命,成为全国的伤痛。

在河北省张家口市哈咇嘎乡,从2004年开始,五六年级的学生集中到中心小学上学,后逐步扩大到三四年级。现在,乡中心小学一至六年级有173个学生,留守儿童占到四分之一。村里保留的教学点,一般只有六七个孩子和1位老师。

孩子最远的家离学校有25华里,学校采用了寄宿制。县政府没有同意给学校配备校车,孩子们周末回家都靠家长自己想办法。为了防止事故,学校要求家长一辆车最多只能带两个孩子。我们安排两名老师守在校门口,每个班主任守在自己班的门口,家长来接孩子都要签字。哈咇嘎乡中心小学马校长说。

1946韦德最新网站韦德国际源于1946,而张博老师所在的荔堡镇小学并没有寄宿制,孩子们都是以走读为主。距离远的孩子,父母在学校周围租房子照顾孩子上学。

这样造成的经济负担,在被撤校的农村地区更为普遍。学生往返需要家长或请人护送,负担加重。寄宿在学校,生活费用就大幅增加。一些边远地区出现的家长租房陪读,负担更成倍上涨。韩清林说。

随着村小的消失,诞生的是许多急剧膨胀的中心校。中国青年报了解到,多省都存在农村中心校超容的现象。

很多家长还想送一二年级的孩子到中心小学,但是太小的孩子需要专门的生活老师照顾,现在老师少,没有办法满足需求。马校长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。

韩清林认为,高中向县城集中、初中向城镇集中,必然带来教育质量提高,但他强调,小学低年级不适宜集中办学。

撤并农村教学点的弊端,不仅是不利于农村适龄儿童入学、导致辍学,而且不利于普及农村学前三年教育。教学点都没有了,普及学前教育更无从谈起。

在四川的大凉山,学前教育是最弱的短板。在至少需要20所幼儿园的县,全县一共仅一所幼儿园。地方政府坦承,无法筹足地方财政配套资金,砸锅卖铁都办不起。

国家要求2020年普及乡村学前教育,这个蓝图很伟大,但如果措施跟不上,就是可望不可及的。凉山州的基层教师直言不讳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